[家訪]「兩位設計師的家,好像日劇場景!」互不打擾是亦鄰亦友的相處默契 – 重本書店共同創辦人葉忠宜與張軒豪

追蹤 everydayobject.apt 看更多家訪

自 2012 年一場展覽的活動結緣後,平面設計師葉忠宜與字型設計師張軒豪已是邁入十年的老相識,並在 2021 年一同創立新事業:重本書店,籌備之時看上一棟位於松江南京區域的三層樓老公寓,當下便決定將一樓作為店面,二三樓歸做兩人各自的住所,現在的他們除了是老朋友、合夥人,更多了「好鄰居」的身分。

我們先前介紹過重本書店的空間巧思,皆來自身為主理人的二人,在一樓店門抬頭一望,植栽交疊出的隱密感,不禁令人好奇兩人的家會是什麼樣子?「儘管一樓書店裡算是集結了我們都愛的元素,但二三樓開始就能感覺到明顯的不同」葉忠宜邊說邊打開重本書店門口一側隱密的鐵門,帶我們踏上兩位設計師的神祕居所。

二樓是衝突卻不違和的「重本」基地

葉忠宜的起居空間位於二樓,曾於留學京都四年的他尤其鍾愛「老日本」的韻味,植栽區的百年日式石燈座,和友人作為的喬遷禮的蟬風盆栽;工作區角落擺的木製棋桌,及天花板安插著日本藝伎作為「名片」用的紙扇子;客廳地上由日本設計師野口勇設計的紙燈籠,還有廚房裡他視若珍寶的茶具組 ⋯⋯ 不過在進門的第一時間,卻不覺得這個空間擁有強烈的日式傳統風格,反倒是在屋子轉了一圈而後席地而坐,才在暖光下與木質裝潢中慢慢感受到日式住所安然恬淡的氛圍。

「我會用『衝突,卻不會違和』來形容他家的風格,而且他很擅長把對比的美感做到讓人覺得很平衡。」張軒豪精準地描述出這個葉忠宜的家給人的感受,當然,這也包括了對多年好友性格上的了解。除了日式風格設計品的點綴之外,輕工業材料組合而成的天花板搭配刻意外露的石樑,和風格溫潤的木地板的確形成了驚喜的反差,看似隨興的安排實則為精心佈局,更加襯托出每個特別配合空間所挑選的設計傢俱、家電和生活物件。

野口勇的 Akari 和紙燈在家中一隅格外醒目。
葉忠宜自嘲從設計師一秒化身宅男的啟動開關:PS5,以及被收藏家友人推坑購入的 JBL 音響。
僅用 U 型軌道簾區隔,既能保有臥室隱私,拉開窗簾還能保持屋內的通透感。
包浩斯的設計毯和抱枕組。「由於太難能可貴,當時一口氣就買了兩條,連同枕套也整組一起入手。」
Wilhelm Wagenfeld|MT8 包浩斯桌燈,圓形輪廓讓臥室視覺上更舒服。

沙發、層架、桌椅等大型傢俱就更不用說了,每一件都是「非它不買」的設計品,即便從下訂到運送至台要等上大半年也甘願。葉忠宜說自己買東西的想法就是:看上了就馬上行動,家裡不少物件也都是在選品店或透過認識的管道覓得,「古董老件的東西經常是可遇不可求,稀有又珍貴,不趕緊下手一定就會錯過。」不先考慮想要的物件混搭在一塊是否和諧,葉忠宜憑著自己對物件本身具有的設計價值,照樣能把空間風格玩得適得其所。

三樓則保有原始紋理的禪意

身為字型設計師的張軒豪,在三樓的住所則保留了老屋原始的個性,並加以設計師本身的美感,在粗獷與細緻中取得相當好的平衡。造型獨特的設計師家具固然經典,但他更重視讓空間中展示個人喜好的「專一性」。在這個家中的每一處設計,可以說都是在保留原始紋理的基礎上,加入了張軒豪各方面喜好的總和。

荷蘭留學的背景,讓他吸收許多來自歐洲的美感,但他卻獨愛日本染色工藝家 —— 芹沢銈介的作品,除了書牆上一整套芹沢銈介的作品集冊之外,通往廚房的門框上頭,那副極具和風特色的門簾也是芹沢銈介之作;牆上和地上加起來共四幅的畫框裡,裝著的分別是他遊歷瑞士、德國等地時帶回的印刷收藏,洋風的設計襯著窗台略帶古風的竹製捲簾、榻榻米坐檯、實木棋桌,其餘的架構則沿用著五十年老宅幾近毛坏屋的建材,並用了許多「想珍藏的回憶」來妝點。

然而,最特別的還是莫過於座落房中央的木造開放式房間。為了保留原始通透的格局,但又想加上一些臥室該有的隱私,於是軒豪就請了木工師傅依照他的想法做了一個「屋中屋」的設計,亦透過竹簾屏風替臥室添上些許古樸清幽的神秘感,並且讓整個家另添一份展覽空間的氛圍。

「我可能沒辦法具體形容我家是哪種風格,但硬要說的話,應該算是『 把我所有因偏好而收藏至今的物品』都擺在家裡,讓這裡變成一個『我』的風格吧。」基於喜歡什麼就放什麼的原則,也包括近期才剛收到的手足球遊戲台,看似衝突,事實上就是呈現軒豪的玩心。工作之餘,在家賞玩植栽、翻翻書、看看電影,在滿是自己心頭好的空間裡,即便只是放空自己,也彷彿釋放著一種現代感的禪意。

十年的相處之道,就是沒事不打擾

在工作與生活兩者之間,重疊的密度比一般人高的情況下,要維持十年的友誼著實難得。「因為他不是那種會一直煩我的人。」葉忠宜打趣地說,兩人雖說是只隔著一層天花板的鄰居,但見面的頻率卻僅是兩個月一次的程度。生活作息完全不同是一回事,更多的是兩人一直以來有著「沒事互不打擾」的默契。

一層樓的距離,就像是兩人給彼此保留最適當的自由空間。只有在聊書、談設計逛植栽,抑或是偶有興致,想來場夜晚小酌的時候,兩人才是無話不談的摯友,其餘時間,兩人就像對住在同個屋簷下互相尊重隱私的室友。

張軒豪說,還在裝潢的時候他倆不一定會同時在場,所以時常會有幫對方「監工」的情況。「滿常看到一些小地方感覺『這應該不會是他原本想要的樣子吧?』就會馬上拍照通風報信一下,結果就是『依我們對彼此品味的瞭解,果然沒錯!』(笑)」因為擁有相近的喜好,又同為設計領域的工作者,基於對書籍抱有一致品味的二人,合夥開立一間能推廣設計書的書店這件事,也就順水推舟的這麼成了。

「籌備重本書店時,很意外我們幾乎沒有爭執過,在想法不同又各有堅持的時候,我會以『六四分』的方式來取捨,六分堅持原則,四分妥協讓步。」而葉忠宜的回答,似乎也說明了為何總能在兩人在各自的家中,尋到四分的相似之處了。

未來也會繼續過著日劇一般的生活

一棟三層樓的老公寓裡,在兩位設計師入住之後,如今改頭換面的樣貌真的就如同房東來訪時吐出的第一句話一樣:「好像日劇裡會出現的場景喔!」雖然佇立在商業辦公大樓林立的松江南京區域,但裡頭卻流淌著悠遊的氛圍,如同隱士的山中宅邸。

「即便住著不屬於自己的房子,依然能打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與房東的約一簽就是五年,甚至十年內都不打算更換住處。和外頭車水馬龍的匆忙相比,兩人不遺餘力所創造的「慢活」,似乎才是人生中首要的關鍵,而也沒什麼要比在大台北中,能擁有這般生活品味要來得更令人嚮往了吧。

攝影|Seeyu
攝影助理|chunya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