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訪 ] 詩文與 Gene 新店「海拔600公尺」的家 – 山居歲月又有酒食相伴,就值得了。

人家常說遠離塵囂的山居歲月,日子過得經常是清淡寡欲,但在他們的生活裡,只是把家搬到山上換取更大空間,並且有酒有樂,這一切在這樣人生階段更顯得怡然自得。這次的受訪者是時尚編輯詩文與她的另一半,有建築背景,現正從事金融業的 Gene。特別提到 Gene 唸過建築系,是因為這個房子的改造由他一手規劃。

「極簡不是我們家的風格。」

位在新店山城的獨棟別墅,是 Gene 爸爸打算買來當書房,長年閒置於此,從國外進修返台的 Gene 因緣際會接手屋子,不過因為工作經常國內外飛來飛去的他,一心只想把這裡變成黃金單身漢的落地歸巢,所以可以發現諸多屋內設計是從「一個人可以過得很有餘裕」來考量規劃。而後兩人結婚、女主人進駐後,詩文總笑說:「衣帽間根本不夠用啊!」Gene 連忙接著補充,時尚編輯的衣服就是那麼多!家裡各角落的陳列其實看得出來兩人都愛買,只是品項不同,詩文服飾包包不少、Gene 熱衷收集傢俱,才夠足以撐起如此豐富的家。

把牆打掉、把窗放大,隔閡感越少越好

難得的二月晴,我們從平地坐車蜿蜒搖晃進入社區,眼前掠過一幢幢別墅,外觀不盡相同,看得出這區的房子分幾期來蓋。Gene 解釋:「這區有很多不同的社區,分別為不同建商蓋的,不過統稱『大台北華城』。我們家可以遠眺對面山上的『花園新城』,兩個社區隔著一座山谷,下面是新店溪流域。」

華城山頭幾乎都是依地勢而建的別墅,屋內樓高不盡相同,內梯也會有所差異。他們家約為 2.5 層樓,一樓分成兩區,進門後有玄關、往內走有餐廳廚房,以及未來要當作花室的小房間。另外往下走到樓板較低區域為起居空間。走上二樓有書房與主臥,三樓還有小小的客用洗手間。

最初的規劃設計,圖面是 Gene 自己畫,關於改建,他說自己僅把握兩項大原則——隔間敲掉越多越好、窗戶越開越大越好。他主張盡量把牆打掉,增加空間通透感;窗拓寬引進光線,也把山城的自然景色盡收眼底。另外再說到客廳最吸睛的主角——煙囪,是 Gene 埋藏在心底的浪漫情懷。他自小在天母長大,小時候就是住在美式建築「House」型的房子裡,獨棟有庭院,當時他家中有座煙囪,所以很習慣也喜歡屋內有柴燒的味道,在新店別墅要重新裝潢時,他便決定在客廳裡裝個煙囪柴燒爐。

能開窗的地方幾乎都是落地窗。
山上溫度較平地低約四度,天氣冷時,火烤爐與煤油爐齊開。
客廳傢俱因為經常更換位置,幾乎都挑選好移動的。

無料放送的百萬綠景

聊到搬來新店之前,Gene 長年國內外跑且多半在外,因為疫情關係回台灣已近兩年。詩文則是大學到台北唸書後一直住市區裡,兩個都市人都是熱鬧地方住慣了,搬到近郊難免有陣痛期,詩文說像是外送叫不到、通勤時間特別長,消耗精氣神,都曾讓她苦惱。

後來,2021 年的 work from home 期間,突然像是多出來的空檔,兩人一起關在家,反倒跟房子一起培養出默契。「在家工作的好處是可以一起做飯、吃飯,好好調配上工與休閒時間。有時忙碌告一段落,我們會坐在戶外露台喝酒曬太陽。剛好我們家方位面東,早晨天氣好時可以躺在床上看日出。」說到免費的百萬景色,詩詩分享有次兩人到清境農場度假,望著鬱鬱青青山巒疊翠,突然深感熟悉,回頭問 Gene:「好像跟我們家外頭長得差不多。」令人莞爾一笑。

住在山上,對於天氣狀況感受特別深。天象不佳時,開車伸手不見五指;寒流來襲氣溫驟降,山頭下雪也曾見過;總是體驗著比平地低約四度的氣溫,暖氣也開得比別人早。

共同做飯、午餐,是山上生活的樂趣之一。
左後牆上的手寫書法,是疫情前最後一次旅遊東京時,壽司店老闆相贈的當日食材表。
飯廳上方為 Louis Poulsen PH5 吊燈。

無所不在的各種收藏

憶起婚前幾年,Gene 說自己生活像是《型男飛行日記》的狀態,經常出差,甚至能錢包鑰匙一帶就坐上飛機。多半時間留在東南亞工作,回到台北的週末反倒像休息,「在還沒搬進來之前,基本上我把這裡當作囤傢俱的地方。我們家很多傢俱、燈具、海報,大都是從在國外買的。」

四處擺放的經典單椅,不因放著雜物就遮掩光芒,反倒設計品就該這樣走入日常。像是丹麥設計巨匠 Hans J. Wegner 設計的 PP MOBLER  PP701 與 Carl Hansen CH33,以及崇尚包浩斯形隨機能的設計師 Poul Kjærholm 所設計的 PK11。另外 Gene 還特別介紹了他滿意的伸縮餐桌 Team7 的 Mylon Table:「男生就是喜歡機構複雜的東西,偶爾家裡朋友多,這張桌子可以從內再拿出桌板延伸,加長後大約能有十人圍著一起吃飯。」不過 Gene 並非只愛大師之作,總歸來說,他看上的幾乎都線條俐落簡約的物件。

剛剛好的年紀,剛剛好的環境

雖然兩人工作地點相近,但業態不同,晚餐才能聚在一起。每天的當日事務告一段落,兩人會在睡前拿著紅酒往二樓沙發區移動,一邊看書一邊聊一聊這天發生的事。即便整個家都很讓人放鬆了,還是要創造出兩人都窩著舒服的角落,也像是親密關係裡的秘密基地。

兩人說,雖然山中生活絕對沒有市區便利,但海拔六百公尺的愜意清幽,是與住鬧區完全不同的風景與心境。「剛好在我倆年紀的階段,身邊朋友大多家有室,比較少人還在過夜生活,所以我們住山上對飲小酌也不錯。下班若約在外面酒吧,回家就改請代駕。不過若是情況允許的話,在平地擁有一個房子也不錯(笑)。」話聽到這,已經約好下個家還要再來採訪。

最後分享,家訪總是好看精彩的原因,不光只是探訪一個新的家,看看格局或傢俱,而是學習他人看待的生活方式,更像是家訪的另層意義。

一上二樓就會看到超大書牆,擺滿兩人豐富藏書,櫃梯是 Gene 從紐約搬回。
求婚時戒指掛在桌前這張巴黎地圖上,緞帶位置剛好落在 Gene 找好的餐廳位置,後來因為疫情沒去成巴黎,當然這又是另個故事了。
二樓書房與工作桌,後方沙發是兩人談心的小天地。

看更多專題:理想的家

攝影|See Yu Chen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