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時,「堅信沒有帶不回國的東西」-插畫家 Abei 和 Gigi 的家

年少破籠而出
流浪之途最想抵達的終站
重返
生命才開始茁壯
──王榆鈞,〈家〉

本文擷取自 EO Vol2 《 旅遊書

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唱的是離開,對插畫家 Abei 和 Gigi 這對夫妻來說,旅行的意義或許是回家。家,是他們通往世界的入口,是一趟趟旅行的薈萃,藉由出發、重返,茁壯並完整了生命。

從交往到結婚,Abei 與 Gigi 已相處了 17 年,打扮或氣質,兩人相像也相配。四年多前,各自離開上一份工作,共同經營設計公司「ELEBBIT 大象兔有限公司」,兩人不但是生活伴侶、工作伙伴,也是彼此最好的旅伴。他們熱愛旅行,也愛把旅行的軌跡帶回家,他們都念舊。

走進他們家,宛若走進一間有情調的咖啡廳,各式各樣的物件混搭地恰到好處,歐美、日系、台式等風格,自然而然匯聚成這個家的專屬氛圍。舉目所望、腳下踩的、屁股坐的,多是他們從世界各地搜刮回來的戰利品,有些很實用,有些一看就知道純屬觀賞,正是這些「有的沒的」,構成了這個家。

旅行讓人更靠近夢想中的家

聊旅行,這對打扮時髦的夫妻瞬間露出童心,Abei 率先靦腆發球:「我都跟團。」指了指右手邊的 Gigi。一向在旅行中扮演導遊兼活動企劃的 Gigi,不覺得訂飯店、找餐廳、規劃行程煩,反倒讓她更願意去探險,驗證她做的選擇、排的行程是絕佳無二,「Yes!我找對了!」Gigi 生動握拳表示,這讓她很有成就感。

蜜月去倫敦、柏林、阿姆斯特丹,今年去了義大利,正在計畫東京小出走,旅行之於他們,不免俗是休息、充電、於陌生國度獲得生活的新鮮感。可是,當兩人有了一個家,旅行的意義就沒那麼單調了。他們解釋,以前出外旅行走購物、治裝路線,現在有了家,看的都是家用品或家飾品,旅行成為居家打造的過程,或者更應該說,是在接近並實踐他們對「夢想中的家」的想像。Abei 說,家就要舒服、能讓人放鬆,才是回家,他很滿意現在的狀態;Gigi 則附和「雖然出去玩很好,但還是覺得回家好。」不管去了哪裡,家還是最熟悉而重要的。

沒有東西帶不回來!

環視這個空間一圈,東西還真的多!Abei 扶著一張木頭椅子表示,某次在大阪跳蚤市場看中這張椅子,心一橫把它扛回來,讓他堅信沒有東西帶不回來,自此家裡就像孢子繁殖,東西越來越多。不難發現,家裡有許多動物造型的家飾品,有的吸在門後、有的釘在牆上、有的立在地上,都是因為 Abei 的特殊喜好。

留著及肩黑髮的 Abei,乍看有點距離感,一開口卻讓人忍俊不禁,「我喜歡可愛的東西。」 Gigi 在一旁補刀:「他有個封號『可愛教主』。」原來,Abei 特別鍾愛可愛的東西,就別提書架上散落的公仔,舉凡羊毛氈動物頭、金屬製大象和兔子、水泥的狗屁股、畫在錫片上的貓等,這些可愛的小玩意兒不但讓 Abei 心情好,也替這個家帶來歡樂氣氛,讓人待在這裡總能會心一笑。

從泰國搬回、穿著太空裝的大象與兔,是這個家兼工作室的鎮店之寶。

有趣的是,他們家看來東西多,卻不感覺亂。這些戰利品是如何被安置成亂中有序的模樣?都要歸功於 Gigi,她依顏色擺放,由左至右呈現彩虹色調的書架,就是傑作之一。「但現在東西越來越多了,有地方就擺啦!」Gigi笑說。

總有幾項戰利品是意義非凡的,他們很有默契說是兩座金屬做的大象和兔子。那時初成立設計工作室「大象兔」,這兩座便成了鎮店吉祥物,就算快跟啞鈴一樣重,還是奮力從泰國帶回來。還有一組來自香港的手刻麻將,上頭分別刻著「一」、「鳴」、「驚」、「人」,想為公司帶來好兆頭。可以想見,兩人就算旅行,也都心心念念工作室。

有情感的戰利品為「家」增添溫馨

好客的兩人越拿越多,近期去義大利,也買到一些得意洋洋的戰利品。例如幾個來自威尼斯的木作小物,是途經一間很雜亂的工作坊,裡頭有位老師傅用鋼琴零件做人偶,人偶的手是黑鍵、身體是白鍵;還用線香座做出一台滑板車,頗具巧思。Abei 感性表示,那時看這位師傅認真做這些小東西以委身,不求榮華富貴,但求安身立命和經營喜歡的事,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踏實,備受鼓舞。

說著說著,他再領我們看向一面牆上綁辮子、做鬼臉的女孩頭,那是義大利藝術家 Oliviero Draghi 以自己的女兒為創作靈感,記錄也分享女兒的成長。Abei 認為這是充滿情感的物件,如此去了解一個物件背後的故事、與藝術家面對面聊天,是他們倆最享受的過程,凌駕於美、精緻之上,是種無價的情感交流。

隨著 Abei 和 Gigi 的熱情介紹,每個戰利品都不是無意義的存在,而是承載他們一起走過的風景、交會過的靈魂,那些故事不會因回國而終結,他們不時仍會拿起某個戰利品,聊聊當下發生的事,每趟旅行因此更加難忘圓滿,這個家因此充滿溫馨。

住在這樣的空間裡,該是很幸福的,他們微閃光的回答也印證了這點。對方是不是最好的旅伴?他們想都沒想,堅定地點頭。「不會做第二想,要旅行就想到他。」Gigi 說。「就覺得能一起生活下去,很好。」Abei 短短一句話總結了這些戰利品的意義;旅行,讓兩個人更親密,也讓這個家,更是個家了。

編輯 / 薫鮭魚
攝影 / See Yu Chen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