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工作狂,但我熱愛我的工作」: EO專訪唐心慧 – 電通行銷傳播集團執行長

如果是在媒體圈、廣告圈、行銷圈工作的人,都聽過「唐心慧」這個名字吧。
若是與她共事過、聽過她的演講、採訪過她的人,只聽或看表面,或許會直覺認為她就是個工作狂。
我原先也是狹隘地這樣想的,但又覺得這樣想不夠精確與深入。既然如此,不如就直接請本人來跟我們聊聊,她的工作哲學。

本文擷取自 EVERYDAY OBJECT 年刊 Vol.3《工作學》

近幾年台灣行銷傳媒圈有兩個大事件,一是知名國際廣告公司董事總經理變成了電通行銷傳播集團執行長,二是電通集團旗下可以合作,但又互有競爭關係的品牌:AAA 集思、Amnet 安納特、Amplifi 安浦菲、Carat 凱絡、dentsuMB、Dentsu One 電通國華、dentsu X 貝立德、iProspect 安布思沛、Isobar 安索帕、Vizeum 偉視捷、X-Line 新極現,全都搬進同一棟大樓辦公,而這兩件事都與唐心慧 Jennifer 有關。她不僅是管理十一家品牌,全台灣最大的行銷傳播集團執行長,更是照顧上千同事的大家長,這樣一個位置的工作者,究竟如何看待工作?

妳喜歡什麼樣的工作夥伴?

Jennifer:「你喜歡你的工作嗎?」「你喜歡你正在做的事情嗎?」首先,我最欣賞「熱愛自己所做之事」的人。因為,無論主管們再怎麼管理與領導,每個人的動力與真心想望,永遠才是最重要的根基,因為那會產生驅動力鞭策自我不停往前。因此,當我看到夥伴們的眼神與行動,充滿投入自己所愛的熱情時,我會很願意盡己所能引領他們成功和創造更好的未來。

其次,我喜歡勇敢的人。特別像我們身處行銷傳播產業,再棒的創意與想法沒有論述出來也只是你腦中的想像,無人知曉,更不可能付諸實現,所以我特別喜歡勇於表達、有觀點的人。因為行銷傳播業販售的核心正是創意與創新的解決方案,如果你沒有想法,也想不出有創意的解法,在這行將無法卓越。

第三,我喜歡正直專業的人,這樣的人會知道他要先做「對」的事情,而不是先用人情決斷,或是優先處理利己的人情世故,我常常說:「用專業判斷什麼是對的,凡事先想做對的事,然後再有智慧地去處理跟人相關的問題。」

第四,我喜歡懂得團結合作的人。No man is an island,以前是,現在更是。再偉大的人或是組織,都很難獨自存活,尤其從 Covid-19 之後,許多不會合作的品牌或企業,現在也懂得強強合作了。懂得團結合作,你會創造更多學習和商機,成就一個很成功的組織、生態鏈,甚或對整個社會與世界帶來更多永續的美好價值。

第五,我喜歡充滿學習力的人。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環境裡,如果不持續學習,結果之一就是等著被機器人取代,之二就是容易因為知識或資訊不足而產生盲點,因而判斷失準做錯決定,甚至招致極大的失敗。而對投身於行銷傳播產業的我們來說,好奇心跟求知慾更是不可或缺,否則你將無法洞察人性、商機或超前部署,幫助你的公司和客戶永續經營或製造成功。

正因如此,我很在意大家看不看書、電影、展覽、旅行?參加訓練課程的時候有沒有準時到?有沒有認真上課?在校所學和過去的經驗只是基礎,一定要提醒自己隨時具備學習的動力,唯有不停學習,才能確保我們擬訂的目標和前進的方向正確。

我已經工作超過25年了,集團核心管理團隊大家都十分資深,但我們都還是每天不斷吸收新知,不敢懈怠。學習對象可以是自己的團隊、客戶、合作夥伴,甚至是其他各行行業的專家,當一個人耳朵關起來、眼睛閉起來、心封閉起來,只會停滯不前甚至退步,所以我非常重視「學習力」。

最後,我也喜歡擁有fun character有趣的人,就是你不能太無趣(笑)。在這個產業工作的最高境界是一邊工作、一邊玩樂,體驗生活才能創意無限。

眾多工作者的天敵「壓力」,妳如何看待?

Jennifer:我對壓力的耐受度極高,身體若真的不堪負荷,就會直接昏倒,但在那之前,我對壓力的反應通常就是沒感覺也沒徵兆。

但,我怎麼看壓力呢?壓力對我而言是挑戰,也是驅動力,壓力代表你真心在意一件事,人要在意才有突破的動力,所以我反而覺得有壓力是件好事。然而,如果沒辦法管理壓力,身心就容易因為無法平衡而出狀況。

我的工作壓力當然很大,說的每句話、做的每個決定往往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可能會影響集團旗下品牌的發展、員工的生計、客戶的品牌經營…等等;除此之外,想要改變一個產業、幫助一個集團轉型也都是很大的壓力,不過,當我把壓力視為動力時,我不僅會樂於接受這份挑戰,還能驅動我找到前進的方向與力量。

如何處理管理團隊的壓力?

Jennifer:我會透過「聆聽」分擔管理團隊的壓力,我認為這是我身為集團最高經營者的責任和義務,否則難不成,團隊的 CEO 或總經理要和他們自家員工說「我壓力好大」嗎?我很重視領導管理團隊的心情與想法,所以會刻意創造一對一的對談時光,讓他們向我傾吐倒垃圾,因為他們唯一能夠抒發的對象就是我了。首先,我會讓他們釋放緊繃情緒,而不是例行性的管理式宣導,他們在分享壓力時,我一定完全接納他們的感受,但因為每個人的性格與經歷不同,我會表明自己不一定都能感同身受,但我絕對有同理心,並且尊重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接著,我會提供客觀的看法跟建議,引導他們轉念至比較正面且有建設性的角度,我常常笑稱資深專業經理人就是高階打工仔,因為位居高位也領比較多的薪水,所以專業經理人理所當然應該要展現專業、做專業的事,情緒雖然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情緒紓解了,下一步就要開始解決問題。要釐清壓力的來源,並找到解決方法,壓力才能隨之釋放,所以,與其不斷情緒化的糾結,不如好好正視問題找解方。

不過,釋放情緒是必要的,也是我很需要學習的。我是個相對理性的人,我不會大吼大叫也不太會痛哭流涕,我天生會把情緒波動框在一個範圍裡。極度理性的個性,讓我不太會受他人情緒影響,但這也是我長期擔任高階領導人所磨練而來的堅毅與韌性。

我也很常提醒領導管理團隊,在做困難或是關鍵決定時,情緒失控是很危險的。如果一位領導者每天都心隨境轉,容易被情緒左右,員工會無所適從,會沒安全感,領導著本身也無法真正理性判斷事情。領導者之於公司,就像父母之於家庭的角色,試想,如果每天回家看到爸媽情緒起伏很大,孩子肯定缺乏安全感,甚至會嚴重影響到孩子的身心發展和健康。所以不管是為人父母,還是公司領導者經常情緒化的話,是無法創造一個健康正向的生活或工作環境。

因此,領導者要懂得客觀看待也適時釋放自己的情緒,放下情緒後更要有身為領導者的自覺,積極找到解決問題和克服挑戰的方法,提供員工一個有安全感、能發揮所長的環境。但安全感不是安逸,安全感是清楚知道自己的歸屬在哪,並且相信自己和團隊能因此獲得力量成就理想。 

何謂理想的工作環境?

Jennifer:最重要的是「安全感」,以及溝通的「透明度」。

我認為理想的工作環境與領導者的思想作為息息相關,領導者若是能夠規劃高瞻遠矚的公司願景,並且能讓經營團隊與工作夥伴們清楚知道你致勝的策略與計畫。更重要的是,領導者不能只是光說不練,要用具體行動讓大家知道我們都在同一艘船上,會齊心往同一個願景前行,才能真正為公司創造足夠的「安全感」。

另外,我要求自己對團隊誠實,我不會欺騙他們,成功與否,我們共同承擔。溝通的「透明度」有助於創造一個充滿安全感與信任感的工作氛圍與企業文化。

20、30、40 歲的人生

Jennifer:我 13 歲就帶著弟弟前往美國生活,異鄉求學的那九年間,我養成了自己做決定,自己負責的獨立個性。回台灣後,26 歲那年我步入婚姻生活,記得結婚剛滿週年時,先生問我,結婚後有何改變?我回答,沒有太大的改變,好像只是換張床睡覺(笑),當時忙於工作的我,並未立刻察覺他的心情,但我看得出他的失望。那一刻起,我意識到我不該只是考慮自己,畢竟身旁多了一個人,要開始去思考以及跟對方討論,兩個人在婚姻中,希望能攜手共創出什麼生活樣貌、什麼樣的未來。過程裡,我發現自己因為愛願意多點付出和聆聽,當然也得做出許多妥協。婚姻生活裡互相學習包容的這段旅程,讓我日臻成熟,這是我 20 世代時很大的學習。

31 歲,我成為一位母親;37 歲,我成了台灣廣告界最年輕的董事總經理,我意識到自己成為一位管理超過百人的公司領導者,這個角色跟領導力的學習對於我的 30 世代有很大影響,我自己其實也滿享受這個突破與轉換的過程。領導的人越多,處理的事務也越繁雜,背負的責任也越大,但領導者必須學會化繁為簡,找到照顧好團隊的方法,許他們一個更好的未來。我很享受跟人互動、很享受帶兵打仗、很享受跟一群人追求夢想,我也很享受自己有機會創造一個很棒的企業文化。成為一間公司最高領導者的過程,是我 30 世代的人生重心之一。

40 歲之後,我加入電通,成為全台灣最大的行銷傳播集團領導者,從管理一家公司變為十一家公司。此時我的考驗已經不侷限於持續培養領導力,身為這個產業的領導品牌,我發現自己心胸開始變得寬廣,不僅眼界變得更高、更遠,也開始思考如何盡一己之力,幫助整個行銷傳播產業向上提升,跟業界先進一起討論如何共創更美好的產業前景。我也開始積極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回饋社會。這份從小我到大我的心境轉換,我相信自己的 40 年代下半場將更有意義。

寫在最後

第一次拜訪 Jennifer 「辦公室」時,印象蠻深刻的,因為她拿掉了辦公「室」,而改為一張靠窗位置的開放式辦公桌,跟其他同事們坐在一起。她說:「通常員工要走進你的辦公室比較困難,但老闆走進員工相對容易,所以我想要帶頭,讓大家的溝通沒有界限。」

我們雖然大部分的時間在聊工作,但也聊到在忙碌的工作之餘,如何照顧家庭。Jennifer 笑說兒子可能是自己這輩子最難應付的客戶。我好奇問她:「有妳這樣一位強大的母親,兒子應該也想過要以妳為目標吧?」但她說:「在一次和兒子的對話中,我跟他分享自己在美國生存的心路歷程,比如,我曾經從被槍頂過頭、從搶劫的險境中求生,我怎麼克服因為不會講英文而被歧視的困境...等經驗和歷練,同時也順便表達了我對他的期待。」「但他卻悠悠地也堅定地看著我說:『媽媽,我不是妳。』」那對 Jennifer 來說是個很重要的訊息,「事實上他就真的不是我,我的孩子是個完全不同的生命,他是個獨立的個體,我兒子即便知道我是這樣的一個大人,但是他也很清楚他不是我。」

採訪的最後,我想幫大家解心中的惑,於是進一步問她:「妳是工作狂嗎?」

她說:「一直工作的人就叫工作狂嗎?還是為工作犧牲很多東西才叫工作狂?我是一個很熱愛我的工作的人,所以我工作時間很長,而且瘋狂地工作,可是我沒有覺得我是工作狂,我只是非常投入我熱愛的工作。

對於一個這樣熱愛工作的人,什麼又是理想的工作呢?Jennifer認為:「工作是一個你可以賺錢的方法,但若是指理想工作,那應該是你可以成就自己,但又同時能夠貢獻這個產業和社會。然後千萬不要忘記,要讓工作成為快樂的來源之一,而不要淪為僅僅是賺錢的工具,如果你只是為了錢在工作,怎麼樣都不會快樂。但如果你有夢想,或者你喜歡做這件事情,那錢會隨之而來,而且還會越賺越多,因為你喜歡做一定可以越做越好,對組織帶來的價值也會水漲船高,當然就越有機會鴻圖大展。」

讀到這裡,大家覺得自己是個工作狂嗎?

攝影|Shih Yu Chen(EVERYDAY OBJECT)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