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020. 生活攝影|柏林餐桌,歡迎入坐!從攝影師叮咚視角,觀察柏林人的餐桌風景與氛圍

攝影師|叮咚 Dingdong

「好令人嚮往。」是我第一次看到叮咚攝影作品時的直覺感受,好像把我帶入某個時空,畫面中的光線、色調和人物融合得舒服,且除了感受照片中的氛圍,也會不知不覺把自己的情緒投入其中,不管是好是壞。

實際接觸到叮咚作品,是由設計旅店 Home Hotel 與手做策展品牌 孩在 共同舉辦的「13個房間 / 平行宇宙」展覽。這場展覽由不同創作者運用不同媒材,把 Home Hotel 中的 13 個房間打造成各有特色的小星球,而由攝影師叮咚與策展人秝緁共同策劃的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 即是其一。一進入柏林餐桌展間,就像進入一個容易親近的家庭聚會,房間中間有一個大木桌,叮咚穿著圍裙站在桌前和大家聊天,所有人或坐或立圍繞著,邊翻閱桌上的家庭相本和 BERLIN TABLE 報紙並豎起耳朵聽著叮咚講述他在柏林的見聞,現場時而哄堂大笑、時而仔細品味,雖然每個人互不認識,那個房間卻像是有魔法般,把大家的情緒凝結在一起,特別親近。

叮咚於【 13個房間 / 平行宇宙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 展場為觀者解說(叮咚提供)

透過 EO 的專題企劃——「生活攝影」,我們邀請到最會用影像描繪生活感的叮咚與策展人秝緁來分享,也好奇他們與柏林餐桌的一切,「柏林二字讓人不自覺聯想香腸與啤酒?」「怎麼會是柏林?」「為何會是這 17 組柏林家庭呢?」相信許多讀者都和我們ㄧ樣好奇這當中的創作歷程⋯⋯。

Why BERLIN? Why TABLE?

一切始於「學做菜」。

因為太太的離世,讓叮咚開始接觸下廚。叮咚說,只要剛學會一道菜,他就會請朋友來家裡試吃,漸漸的叮咚家就像朋友忙碌生活的中繼站,時常有朋友從國外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去叮咚家吃飯,餐桌上的氛圍充滿歡樂,便也讓他開始好奇:那其他人家裡的聚餐是什麼樣子呢?

策展人秝緁講道,在某次一如往常的叮咚家聚會上,有在柏林長居經驗的朋友提到,柏林人也習慣這樣在朋友家聚會,比起上館子或咖啡廳,他們更喜歡邀請朋友到家裡,吃吃喝喝聊近況,氣氛不但自在且相處起來的感覺更好。

「柏林的餐桌上會有值得記錄的畫面的。」叮咚的朋友和他說。

「於是 餐桌 成為了我的創作系列。」因為來自朋友對柏林的真心推薦、自己對於他人家中聚餐畫面的好奇,便促使了此行一共 18 天、17 組柏林家庭的餐桌拍攝計劃。

「我們是柏林人,不是德國人。」

「突然有個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亞洲面孔要來自己家裡,相信許多德國人一定會說不吧?」不同於德國其他城市,柏林是個外來人口佔比超過 1/4 的城市,街上遍佈越南和土耳其等亞洲料理,當地許多家庭亦是跨國婚姻,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柏林家庭似乎更能接受一位台灣攝影師來到家中拍攝。「拍攝的其中一組是柏林先生與巴西太太,他們說『不能說他們是德國人,要說他們是柏林人。』因為刻板印象中德國人的冷酷或是距離感,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秝緁笑道。

攝影師叮咚(左)與策展人秝緁(右)

「如果讓我推薦很能代表柏林餐桌執行概念的家庭,我想是 Ola 家。」叮咚說。

錄像行為藝術家 Ola 是猶太人,她和媽媽、姊姊住在一個屋簷下,同時她們的兩層公寓中也接待了來自波蘭與印度的留學生。「一般你和媽媽住一起,應該不會再請其他人來 share house,不過 Ola 家就是這樣。」一起和叮咚拜訪了這麼多家庭,秝緁對 Ola 家印象也相當深刻:「雖然他們皆來自不同國家,卻會一起用餐,我認為就像柏林這個城市的縮影,融合來自不同族群和文化,共同生活著。」相較其他人,叮咚對於 Ola 家的生活氣息最感同身受,家中擺飾較為隨性不修邊幅,卻十分富有生活脈絡,甚至連餐具都出自自己手工,讓他念念不忘這裡的獨特。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集結了不同國家文化、如同柏林縮影的 Ola 家
於【 13個房間 / 平行宇宙 】的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中,記錄著 Ola 家的相本(叮咚提供)

家庭相本是拉近距離的生活物件

看著 BERLIN TABLE 柏林餐桌 系列作品,總感覺被拍攝者們與叮咚之間,完全不存在陌生人的隔閡,即便直盯著鏡頭也自然以對。為此,叮咚說到,要縮短人們與相機的距離,其實需要一些觀察和技巧。「當我看到 Ola 家牆上的照片,我問她們照片中的人是誰,Ola 的媽媽便和我解釋起那是她的先生啊、是個軍人。當她在闡述時,距離感馬上就拉近了。」如同採訪當下,叮咚拿著屬於 Ola 的相本和我們聊天一樣,聽著他講述柏林的每一次有趣見聞,一來一往的互動,使採訪與受訪者間的生疏感逐漸消除,取而代之的是歡笑與共鳴。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一拿出家庭相本,透過觀看與分享拉近了大家的距離

「最後當 Ola 家人拿出家庭相本後,兩個寄宿學生也湊上來一塊觀看,我感覺家庭相本一登場,的確化解了一些隔閡。」這便是 BERLIN TABLE 柏林餐桌 展覽要以家庭相本來呈現的初心:為的是讓不熟的人能夠坐下來好好聊聊,感受拜訪他人家,翻閱家庭相本的感受。

讓我想起,當時在展間觀看「BERLIN TABLE柏林餐桌」的回憶。因為平常觀賞攝影展總是看著被裱了框、如同封印般掛在牆上的作品,地上或許還貼有禁止跨越的黃線,不免帶給觀者些許距離感,然而在柏林餐桌的體驗,卻是坐下來翻閱實體相本,在餐桌上彼此也會互相交換手中的那本相冊,如同叮咚說的:「很像互相交換、品嚐對方的菜色一樣。」非常有趣。

BERLIN TABLE柏林餐桌|觀者於餐桌上翻看相本與報紙,看完會很有默契的互相交換(叮咚提供)

透過鏡頭學習他人生活優點

可愛的捲捲頭與招牌燦笑,是對叮咚的最初印象,然而看似開朗的他在攝影生涯中也曾陷入迷惘,對自己的創作有所懷疑:為什麼我無法成為藝術型攝影師?作品為什麼賣不掉?面對這樣的低潮,直到有個人和他說:『這就是你啊,你就是要往這個方向走。』

每個人對生活的詮釋也不一樣,沒有人會教你怎麼生活,只能透過看著別人的生活自己消化。」因為他人鼓勵、工作經驗和生活累積,叮咚漸漸理解到,能夠自然捕捉攝影對象的喜怒哀樂便是他不同於他人的能力,「我就把我這樣的能力變強,並用它來探索攝影不同的可能。」

「有時在拍照時,我會因為看到我對生活所嚮往的景象而感到興奮。」叮咚提到就如同柏林餐桌系列中的一個刺青師家,「那樣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在拍攝過程中看著他人的生活方式,或許覺得有趣、或許覺得特別,很多時候便能因此為自己的生活帶來改變。

開心介紹著刺青師家趣事的叮咚

面對攝影門檻普及化,如何體現攝影專業的價值

現代人人手一機,攝影是不再專屬於少數人的技術,只要擁有手機和調色 app,就能拍出好看照片甚至獲得關注。每當新的攝影師問叮咚該如何面對這樣的環境時,他都會告訴他們:「所謂價值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剛開始攝影,你要先有個 long-term 的計畫。」

「先把作品創造出來,當大家看到你的作品便會來找你。」就如同叮咚近期執行 wawakids 拍攝親子生活的合作,當兒童用品的廠商看到他的作品,便前來與他洽談。所以他給新一代攝影師的建言便是:有好的能力,就讓作品自己說話。

以下問題請用照片回答 ——

Q:柏林餐桌 BERLIN TABLE 中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Q:從以前到現在,最喜歡的拍攝過的地方?

Q:屬於自己的生活樣貌?

Q:對未來生活的期許?
沒有。
(編按:攝影師善於捕捉瞬間,想必相較未來,更重視當下吧。)

叮咚於採訪中有提到,之後 BERLIN TABLE 柏林餐桌 系列會製成攝影集出版並舉辦更具互動性的攝影展,讓我們一起期待吧!

場地協力|ABD Coffee
攝影|Shih Yu Chen(EVERYDAY OBJECT)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