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志氣

130224235208-oscar-photos-ang-lee-horizontal-gallery昨天李安拿下了第85屆奧斯卡獎的最佳導演獎的瞬間,對於同時身為台灣人與紐約大學藝術學院校友的我來說,真的感到與有榮焉。一個跟自己來自同樣家鄉,在相同的教室上過學的人,可以登上世界之頂端,真的是是一件激勵人心的事情,李安的典範,絕對值得訂在我房間的牆上,每天砥礪自己要進步。

慢慢地, FB上開始出現了瘋狂洗版的狀況,而電視媒體也開始了24小時的李安– 台灣之光新聞連續轟炸,讓你一睜開眼,一張開耳,聽到的唯一消息就是這個。在這個全國上下皆進入狂喜狀態的時刻,我卻感覺到有些許的難過以及惆悵。一則是,因為一些網路上一些事後諸葛影評人的言論令人感到搖頭之外,一則是為台灣人的的志氣與格局感到憂心。

奇怪,台灣人都可以得奧斯卡獎了,怎麼還會有志氣與格局的問題呢?

其實大家重點都放錯了,重點不是在於台灣人有沒有得奧斯卡獎,而是在於大家覺得台灣人該不該得獎。而從李安事件來看,真的顯現我們的志氣與格局不足。如果你仔細看看大家瘋狂洗版的留言,多半都類似於:

李安得最佳導演,我快要感動死了,眼淚留不停。

李安在感言中提到了台灣,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李安真的是台灣之光!!!

如果你仔細想想,臥虎藏龍得過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斷臂山得過最佳導演獎,到了今年的少年Pi ,這已經是台灣人第三次得奧斯卡獎了。也就是說,李安已經充分的幫我們證明了,台灣人得這種大獎,已經可算是一種固定的常態,它雖然不是年年發生,但是每隔一陣子,還是會出現這樣的佳績。李安的成功告訴了我們,其實我們台灣人早就已經有資格跟上世界的舞台。

但是呢,大家都知道,瘋狂的民粹一向是我們寶島的最大特色,每當有這種時刻出現,就是考驗著我們是否真心愛台的時刻,如果沒有跟大家一起陷入『失控/狂賀/造神』模式的人呢,往往會被歸類為冷漠或是不愛國的。

因此呢,我誠心邀請各位理性的讀者,試著與我從另外一個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這件事情:

所以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接下來請把我們的格局盡情放大吧,為什麼每一次只要是有同胞在美國得到什麼成就,我們就一定要瘋狂的把他們稱之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台灣之光呢?為什麼非得要把這樣的事情搞的一定要舉國上下熱血沸騰呢。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們不要這樣的瘋狂慶賀呢?答案很簡單:

因為我們台灣人本來就是上的了國際舞台!無庸置疑。 因為我們台灣人本來就實力堅強,有資格得到這樣的稱許。 李安得獎真的平常心看待,因為他本來就該得獎啊。

有見過美國人稱班艾佛列克是『美國之光』嗎?I don’t think so!
因為美國人全國上下早就已經把『優秀』與『卓越』看成是一種理所當然的條件:『因為我們美國人本來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你可以說這是美國人的狂妄與驕傲,但某種程度,這就是所謂強國國民的氣魄與格局。

說的再殘酷一些,或許我們真的自卑久了,導致大家的心都變小了。

各位親愛的台灣人,紅葉少棒為國爭光的時代已經久遠,我們早久有挑戰世界的實力了,只是大部份的我們自己都還不知道。還太看輕自己。李安的成功不應該只是讓我們可以慶賀台灣兩字終於又多了兩秒鐘出現在國際主流電視媒體的機會,而是應該讓我們更奠定一個概念:『登上世界舞台對我們來說早就已經不是神話,已經有許多前輩達到這樣的目標了』讓後輩可以更有信心,更有野心去追尋更大的目標與夢想。格局與野心或許始於一種非理性的感情狀態,但就是這種非理性的感情狀態,讓人們可以去夢想一些更偉大的目標。如果我們每次都要把一些比較登上國際舞台的人,都要給他超強烈的造神,都要強調他們是多麼的不簡單與了不起,那我相信這對後進反而是一種難以超越的心理障礙。

畢竟按照現在許多人的邏輯:台灣人能登上世界舞台真是百年難得一見!

小國國民也可以有大大的氣魄,如果你問我說對於李安二次奪得金獎的感想是什麼?

我一定會回答你:『不驚喜,不意外。因為早就預測到了,其他國家的導演跟李安哪有的比。』

輸人不輸陣,我們就是要有強國人民的格局與野心。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