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訪 ] 猛虎巧克力:用音樂說話,純粹是一種義無反顧的偏執

想起第一次聽猛虎巧克力,是在 2013 年的夏天,從《別讓我孤單》擴張至《不再是少年》,再以《永恆的夢》作爲情緒的收斂水,在他們音樂裡聽到的純粹與直率,伴著許多人在漫漫長夜裡,將紊亂的心梳理開來。與猛虎巧克力訪談的這一天,正值初夏的傍晚時刻,走在街頭仍感受到熱氣,沒走幾步便開始冒汗,不知為何突然回憶起學生時期,直率的不得了,即使滴著汗也要完成目標的無畏青春。

歷經幾度轉換時期,樂團現由四人組成,分別為:主唱 – 宜農、Bass 手 – Celine、鼓手 – 妤安、吉他手 – 永純,在音樂上相當有想法,不斷在框架中突圍,這也讓我們好奇,是怎麼樣的碰撞,讓他們在過程中留下好音樂,這回 EO 將與猛虎巧克力聊聊與音樂的邂逅,以及他們心中的「猛虎巧克力」。

Q : 為什麼會想將團名取為「猛虎巧克力」呢?背後有什麼涵義嗎?

宜農:現在很多人在做事前,大多已經想好要怎麼 promote 自己、企劃該怎麼呈現,就會有比較多設想;也有一些人玩樂團就是玩一個態度、一個概念、一個意識形態,但我們剛好卡在中間,比較像在碰撞中慢慢找回自己的樣子,所以我們有一些決定確實是蠻隨性的,像團名就是其中之一。

一開始想不到團名,那時候的製作人就跟我說:「動物加上食物的團名,就會紅!」而猛虎巧克力就這樣成立了,之後每當有人問起這個團名的由來,我都覺得很後悔,因為每次好像都要努力想一些不一樣的回答(笑)

Source : 猛虎巧克力 Facebook Fanpage
Q : 妤安和永純都是後來才加入的團員,四個人之間是否花了一些時間磨合呢?

宜農:妤安的狀況比較特殊,因為她很年輕嘛,剛入團的時候她是完全沒有經驗的,第一天找她來的時候,看得出來她很緊張,卻又很努力想拼出一個氣勢,她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後來我們在練團室外面的一個天台坐下來聊天,Celine 還問妤安一些艱澀的問題,很像面試的感覺。永純的話是在我表演時,遇到她的另一個樂團 I Mean Us,我就直接去找她搭訕,因為永純的經驗已經蠻豐富的,也有自己的樣子,所以我就找她來試試看。

Celine:後來我還是有問永純一些問題,像是星座之類的。

妤安:我那時候第一題也是被問星座!

Q : 除了練團與表演外,私底下也會有其他互動嗎?

宜農:由於大家平常都有各自的生活,也很忙碌,就連約練團時間都要喬半天了,老實說有點難另外約時間一起做別的事情,但我們有一個 LINE 群組,沒事就會聊一下。

Q : 在平常生活中,最常做的事情是什麼呢?

Celine:我的話大概就是看星座吧!(笑)

妤安:她什麼都會算,像是塔羅或是紫微斗數那類的。

永純:我就是比較宅啦,再加上時間也不多,有時間會把握時間休息!

宜農:因為我全部的生活,就是在做音樂這件事情,像之前做配樂、寫歌、出單曲、錄音,即使沒有在工作,也是在想下一步要做什麼,我比較閒不下來,只要有時間我都會產出東西,不過現在這個年紀比較懂得休息了,比如說看 Netflix 或是打電動。最近也有在寫部落格,覺得跟觀眾之間仍存在不同方式的溝通可能,算是一種突圍,同時也幫自己建立信心,過往那種發文模式已經不能滿足我和觀眾了。

Source : 猛虎巧克力 Facebook Fanpage
Q : 對於宜農與猛虎巧克力之間的差異,團員們有什麼樣的看法嗎?

永純:猛虎編制上比較屬於事件式的思考,我覺得兩者的風格很不一樣,猛虎還是比較生猛一點!

妤安:最大的差異就是現場觀眾的回應,身體的律動是一種直覺反應,兩者的觀眾和團員的律動都不太一樣。

宜農:跟別人一起做音樂,是在感受彼此當下的狀態,這是一個好的前進方向。鄭宜農跟猛虎巧克力運作方式不太一樣,猛虎巧克力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張,這也會讓創作變得更加困難,我們歌曲產出比較慢,因為如果只有一個人帶頭就沒意思了。而我自己的話,因為已經進行到某個階段,那種成熟的韻味會不太一樣,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導致身體的律動不太一樣的原因了,猛虎巧克力是比較青春的團體,保留了比較直接的搖滾因素。

Q : 用一句話或一個形容詞來形容猛虎巧克力的音樂

宜農:衝突,這個團是非常多衝突的集合,例如我們在台上看起來很生猛,實際上我們是女性,光是這點,在基礎認知就會產生衝突。其次,我們的曲風是非常混合的,我們有時候有點龐克、有時候又有點後搖,這是因為每個人喜歡的、想要表現的都不同,這也是一個衝突融合的結果;再來就是歌詞,歌詞是各種衝突的集大成,這點就要留給大家去感受。我認為這個團本身就是一個舞台,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過程,而不是結果,在其中你可以尋找多少自我,這很重要。當然還是會在企劃上發想如何擴大,但都只是因為這樣比較好玩,不然重複做同一件事情不是很膩嗎?

Source : 猛虎巧克力 Facebook Fanpage
Q : 在音樂祭中,會比較享受當觀眾或是演出者的角色?

宜農:我喜歡表演,雖然私底下和大家聚在一起,我經常是最安靜的那個,因為我喜歡聽別人在說什麼;一旦站到舞台後,我就是一切(笑)我享受這樣的過程,也喜歡站在舞台上詮釋歌曲、訴說這首歌代表什麼意思;我喜歡在舞台上帶領樂手,也喜歡從過程中向他們學習。

Celine:我喜歡演出後當觀眾的那種落差感,是一種身份的轉換,我也不想要一直處在某個狀態。在舞台上可以集中在某段時間做能量爆炸,而看表演時則是把自己交給音樂。

永純:我蠻喜歡演出者這個角色的,也很享受成為音樂祭一部份的那種感覺。

妤安:演出者,因為走上舞台前的巨大心理建設會帶給你一些在日常感受不到的東西,但不管演出者或是觀眾,都可以將你的感官打得很開,成為一個享受聽音樂的人也很棒,但得到的感動會是不同的層面。鼓手在舞台上的位置比較後面,可以清楚看得到大家的表情,看到任何觀眾的反饋,你就知道音樂傳出去有被接收到,或是看到團員們對視的瞬間,就能在音樂上構成一個稱之為「團」的東西,這不是一起演奏就可以得到的。

Q : 有什麼令妳們印象深刻的音樂祭呢?

宜農:Fuji Rock,是一個很快樂的音樂祭!因為舉辦在山裡面,那邊的氛圍很放鬆,可以一整天坐在那感受氣氛與身邊人們的情緒變化;而且也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像是日本人怎麼做回收、怎麼規劃區域,這也是我比較喜歡當演出者的原因之一,因為當觀眾時我就會想很多。

妤安:我的話是 2013 年的野台開唱,辦在舊的兒童樂園,要抵達某個舞台必須要爬一段路,舞台的設計是沒有背板的,可以直接看到台北市的風景,不時還會有一些飛機經過。雖然活動舉辦在都市,卻有種走進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Celine:之前我曾參與過一個音樂祭,也是辦在日本富士山,只是規模比較小,可能當地人才會知道的活動。音樂祭的當天下暴雨,地上到處都是爛泥巴,但卻不見觀眾有任何退卻,因為所有人都是為了音樂而去,是真正享受其中,絲毫不會因為天氣受到影響,我覺得這也是很多人必須學習的一點。

永純:因為我還沒有去過國外的音樂祭,所以我許願我們團之後可以一起去~國內的話,我覺得就是地區性的差別,因為我是高雄人,所以就對大港音樂祭特別有感覺,又或者是台中爵士音樂節,因為主題性不同,也會讓人印象深刻。

Q : 若以觀眾的身份去參加音樂祭,會注重什麼環節?

異口同聲:廁所吧!這就是音樂祭最重要的部分!

Q : everyday object 之於生活,就猶如每天帶在身上才會安心,甚至每天習慣做的一件事,想請問團員們的 everyday object 是什麼呢?

宜農:我每天都要澆花,這個過程對我而言很重要,算是很平靜的時刻。

Celine:我最近每天起床會戴上水晶,發現精神因此好蠻多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對我來說算是有產生心理作用,會讓我安心一點。

永純:但你有沒有在吃B群啊?(實在太實際了哈哈)我則是不管多忙碌,每天都會找人說說話,不要把自己關著,然後好好休息。

妤安:雖然不是很固定的時間,但我每天都會留一個時間與自己好好相處,沒有任何關係的羈絆,我認為這是在都市生活的必須,又或者和我們家貓咪躺在一起,這讓我很放鬆。

寫在最後

音樂是一件美好的事,透過旋律與文字,紀錄創作者當下的情緒狀態,再與觀眾們產生共鳴與連結,正如同妤安提到的,創作留下的是很真實的狀態,是很純粹的,「因為每個狀態都無法被複製。」無論從音樂或言談中,深刻感受到猛虎巧克力正用著他們的方式,記錄著年輕人最可貴的勇氣、堅持、直率與愛,而這一切,也會隨著時間更加鞏固聽者心中的能量。

問起樂團接下來將有什麼新計畫?只聽宜農淺淺道出「猛虎巧克力現在是一個很神秘的狀態,是沒有辦法預告任何事的(笑)」,就讓我們耐著心期待,這不可預測、卻十分有力量的女團,接下來會衝撞出什麼新樣貌吧!

而在今年 10/13、10/14 的週末,猛虎巧克力也確定出席游牧森林音樂祭,擔任表演嘉賓,如果你不想錯過可以靠近猛虎巧克力的任何機會,不妨與我們一同前往吧!(請點這裡查看更多售票資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