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訪 ] 眼裡所拾,皆是霓虹般的配色靈感 – 攝影師 Sydney 與設計師 Yun Zon 的日常

「色彩,是一種超越語言的溝通方式。」

這是藝術攝影師 Sydney Sie 謝昕妮 與 設計師 Zen Yun Zon 陳允中 對「色彩」的詮釋。之所以用色彩作為開場白,正是因為 Sydney 的 作品 向來大膽運用接近霓虹的色彩和漸層色調,融入超現實、女體解構等元素,往往也結合社會議題,採用設計、攝影、動態影像或動畫等方式來呈現藝術創作,獨特的風格讓人一眼就能認出是她的作品,更想揣摩奇幻意境背後的故事;而她的許多靈感和企劃,都是和他一起執行、一起完成的。

可能你早已關注這對才華洋溢的伴侶許久,也或許你還沒有看過他們的作品,無論如何,這回我們探訪 Sydney 和 Yun Zon 的一日生活,聆兩人對運用色彩創作的理念,同時藉由實際使用 全家便利商店攜手 色彩權威 Pantone X 聶永真 的聯名商品,聽色彩之於他們生活搭配及物件選用的觀點,和大家更深入地認識這組對顏色感知與揮灑有著獨特想法的創作搭檔。

專訪這天,約了早上拜訪,問及 Sydney 和 Yun Zon 的生活日程,Sydney 大笑著說:「我們的生活幾乎就是工作,We love our jobs! 」儘管這對伴侶樂於讓生活沉浸在創作與工作中,他們還是為日常理出了一條簡單的時間脈絡,與我們分享;而永恆存在於每日行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便是「色彩」

 

早安│來自生活的顏色,才是貫穿作品的主角

早上剛進工作室,是 Sydney 和 Yun Zon 大量閱讀資訊的時間,透過瀏覽  Facebook、Behance、Thumblr、Instagram 等等,汲取來自周遭生活的色彩細節和觀察面向:「很多人喜歡看設計師『精製後』的東西,是很好的參考,可是要成為創作靈感的時候,其實需要很原始、生活感的素材。」Yun Zon 解釋,Sydney 也有感而發地分享她認為成為好創作者的條件:

想做設計師就要跳脫設計、想做攝影師就要跳脫攝影,
避免被影響、被鎖在一個框架中,成為別人創作底下的影子 ─ Sydney.

─ 以搶眼色彩,構築傳達理念的橋樑 

都曾就讀台灣科技大學商業設計系的兩人,相處過程總是極盡所能地對話、甚至辯論,讓彼此可以真的聽到「自己之外的聲音」;作品擷取來自生活的養分,擅長運用飽和、強烈的色彩創作,其中 Sydney 更常使用空間轉換、錯視的手法,營造二次元和三次元間的模糊界限,又虛幻、又真實,像是裝置藝術,又像一張既立體又平面的畫。形成這種錯視感的重要條件就是「顏色搭配」,並且把高光壓低、暗面調高,去除層次差異;對於畫面中想特別強調的物體,色調會調得更霓虹、飽和:

色彩是一種很視覺、直覺的概念,
看到顏色就可以讓人產生某種感覺或聯想 ─ Yun Zon.

色彩可以塑造情境,情境會帶來故事。 Sydney 與 Yun Zon 在作品中埋入符號與意象,用顏色傳達長久關注的婚姻平權、環保等各種生活及社會議題,甚至是對自身故事的映照與對話 ( 參考 Sydney 的 第一個專案 The Nothingness of Amelie ),Sydney 說:「我們關心的議題可能比較沉重、嚴肅,但這跟表現方法不是等號,用搶眼的顏色和趣味的方式讓大眾更能嘗試思考,運用作品裡有趣的動作或畫面堆積,大家或許也能慢慢發掘我想表達的事。」用色調來包裝、修飾,顏色構築的畫面成為成就理念傳達的橋樑。

深入創作與生活的 Pantone 

既然說到了顏色搭配,趁著美好早晨的閒聊時間,我們也想知道 Sydney 與 Yun Zon 對空間色彩搭配的觀點。他倆笑著說,Pantone 可以說是完全深入他們的生活,在創作上,由於 Sydney 運用的顏色,有許多是四色 ( CMYK ) 印刷無法表現的,Pantone 色票就成為主要工具;而在生活空間中的色系運用上,也是以 Pantone 為選色標準,不愛黑與白那樣絕對的調性,Sydney 和 Yun Zon 喜歡的是帶點灰的自然色、大地色系。

工作室以粉珊瑚色、帶點藍的米灰色 Pantone 色調牆面為基調,貼上繽紛的作品海報點綴,是他們認為最舒服的生活色彩,這同時也是為了工作考量,由於創作時大量面對搶眼的顏色,因此生活空間便避免過於高彩度的色彩,以免創作時造成視覺影響,形成色差。

午安│前往用餐的路上,眼裡所拾都是配色靈感

午餐時間,我們跟著 Sydney 和 Yun Zon 一路步行,前往他們平日愛吃的素食輕食小店 動物誌。他們說,平時這些步行的過程,就是他們捕捉色票的時間:

之前剛好看到一個阿公和阿嬤從巷子騎車出來,我盯著他們的衣服和車子顏色的搭配,覺得「天啊!」然後就趕快記下顏色  ─ Sydney.

廣布於生活中的色彩靈感,像霓虹乍現,也像霓虹一樣多彩,可謂眼裡所「拾」皆是靈感,這麼說就是因為 Sydney 和 Yun Zon 的雙眼就像自動撿色器一般,把眼裡看見的一切一一拾起,將現實世界的物體抽離,留下對顏色的印象,成為創作泉源。

用餐時,Yun Zon 和 Sydney 隨手從各自的帆布袋裡拿出 Pantone 旅行收納袋,取出隨身必備的環保餐具,這是他們對環保議題關注的落實:「我們希望創作是跟生活脈絡串在一起的,我們在生活上會盡力實踐,然後也把這些理念帶到我們的作品裡」。

他們也認真地分享道,即使並非外出旅行,在日常中他們就非常喜歡使用各種尺寸的旅行收納袋這樣便於將物品分類、整理的單品,Yun Zon 說:「我們出門都還是會注意穿著搭配,常常會換包包,像 Pantone這個收納組就很方便,有三種收納尺寸,換的時候直接整包放進去就好,不要用的時候也可以摺疊起來收成一個。」而對 Sydney 這樣連書籤都要標號、排序的「整理控」來說,旅行收納袋更是必備幫手。

─ 選物法則:素面實搭與實用性並重 

對於生活的選物法則,兩人都偏愛素色、有功能性的實用品項,又因為 Sydney 常帶著拍攝器材、相機,加上台北實在太容易下雨, 她尤其喜歡能夠保護包內物品不被弄溼的單品:「我們出門一定會帶傘,但傳統的傘套還是一定會溼透,我都要另外帶一個防水袋來裝,但是像 Pantone 吸水傘套我們就真的覺得很實用,蠻棒的!」有別於傳統傘套往往不久就會溼透、滴水,Pantone 吸水傘套含有吸水纖維內裡,讓水分較不易外滲,外觀亦跳脫一般傘套設計印象,將 Pantone 色彩以幾何三角堆砌,卻仍大方簡約,頗受她的讚賞。

Pantone 吸水傘套的外觀跳脫一般傘套設計印象,將 Pantone 色彩以幾何三角堆砌,並設計兩款配色,大方簡約。
Pantone 吸水傘套含有吸水纖維內裡,讓水分不易外滲。

晚安│沉澱與釋放,讓思緒回歸創作本質

午飯結束後一直到晚餐前,則都是 Yun Zon 和 Sydney 處理對外工作的時間,舉凡跑公文、聯絡廠商、借器材等等必需在大眾普遍上班時間才能進行的事,都在這段期間完成;夜晚對他們來說才是真正開始修圖、整理自我創作素材的時刻,直到晚間 22 到 24 點才會離開工作室回家。

回家後 Yun Zon 會寫歌、將想法化為文字發表,Sydney 則愛打打電動和閱讀、發表對議題的看法:「我覺得打電動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因為我們都對動畫很有興趣,可以研究電動的角色設定、敘事這方面的故事,帶到創作裡。」她神采奕奕地說著。對於熱愛創作的他們來說,工作結束後的時間,開啟的是另一段更能思考及沉浸於創作本質的時光。

訪談最終,我們也來場藝術攝影師與設計師的包包窺秘,來看 Sydney 和 Yun Zon 為我們介紹他們的隨身單品:

│Sydney│

帽子 ( 防潑水,我愛機能性!)、電動遊戲機、環保筷、眼鏡盒,還有雨傘和傘套。
冬天一定會有圍巾,我很怕冷,
還有一定會帶喉糖、口香糖這類跟口氣芳香有關的東西。
( Yun Zon:我們有超多喉糖和口香糖,因為熬夜容易嘴巴臭!)(笑)

Pantone 旅行收納組的外層收納包,用來裝電池組、鏡頭蓋、記憶卡盒、快門遙控器。

│Yun Zon│

水壺、便當盒、筆記本、環保筷。我們會盡力做到不用免洗餐具,
店家都還蠻幫忙我們的,都會耐心幫我們裝。
我們會隨時帶著筆記本,如果要記靈感的時候就會用到。

從生活日常、成長經歷一路聊到創作理念以及對色彩的深刻見解,經歷這次專訪,讓我們看見 Sydney 和 Yun Zon 不只用配色灌溉自己的生活,更將生活的色彩走入創作,進而使創作的色彩再擴及至影響大眾對生活議題的敏感與好奇,滋養並刺激著觀者的視覺和思考,令人佩服於這對藝術攝影師和設計師伴侶對於不斷突破自我的堅持,更期盼與大家分享如此獨特的美學與生活觀點,讓色彩走入日常,成為生活的氧氣。

Pantone 旅行收納三件組,收納拉鍊外盒內含兩個網布收納袋,容易辨識內裝物品,可各自獨立使用,方便收納不同尺寸物品;不使用時則方便摺疊收起。

│ Sydney & Yun Zon 心頭話│

Q1. 你們認為對方為自己的生活與創作帶來什麼?

Sydney:我剛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跟他說過,我是他愛情的真理,生命的園丁,美麗的代名詞 (得意) 。這一題我們討論的結果是,我對 Yun Zon 來說是一個殼,因為以前他是一個充滿憤怒的人,我是將他包覆住的那一個;但是對我來說,他其實是我的核心。他對我來說是超乎形容詞的存在,就跟顏色一樣,是超乎語言的溝通 ( 笑 )。總之我們是共存的,我們是彼此的養分。啊!不能說是養分,根本就是氧氣吧!

Q2. 請為對方選一個最能代表對方的 Pantone 色,為什麼選這個色呢?

Yun Zon:我覺得 Sydney 是有點偏珊瑚色、粉膚色的顏色,我選 Pantone色票號碼 7604U 。這是沒有塗佈的色票 (塗佈:表面處理技術,以特殊製程,賦予材質感或機能 ),在一起以來,她對生活的品味跟創作的想法,帶給我很多 feedback,有點像是「我被她調色了」。我很佩服她怎麼可以保持得那麼柔軟,比方我是一個帶刺、穿盔甲的武士,她根本就是一個裸體在場上的人,所以我對她的 Image 是一個穿肉胎衣的人,是善良跟溫柔的顏色。她問我會用什麼形容詞形容她,我覺得是善良;善良是最大的稱讚,因為善良其實是溫柔與智慧的極致,需要有同理心、苦別人所苦。

Sydney:我覺得允中是 寶藍色,我選 Pantone 色票號碼 Blue 072C,這是有塗佈的色喔!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很愛用這個顏色,設計、創作到生活上,什麼都用這個色,非常著迷。在這之前我都沒有那麼常看到這個顏色,他用的時候,我就覺得Sense很好  ( Yun Zon:被我電到) ;倒也不是說是他先用,但到現在我還是無論怎樣,看到這個顏色就會想到他。他連名片也是用這個顏色。

Q3. 兩位的EVERYDAY OBJECT是什麼呢?

Yun Zon:我的話,就是水壺了吧!我現在有一些表演,會想要做個榜樣,帶上台的時候就想要讓大家看到我不是用寶特瓶,會有使命感吧!另外也是因為有時創作會遇到瓶頸,這時就要從生活中去找答案,所以想為自己的生活設下一些條件,希望可以試試看是否能透過這樣,也許可以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問題,因為我們的生活太便利了,很多事情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很多事情你看不到,就不會發現問題在哪裡。

Sydney:環保餐具,因為我們幾乎都一起行動,所以會輪流負責帶,然後一起共用;另外我一定會帶唇膏,護唇膏也算,總之就是可以滋潤嘴唇的,因為以前嘴巴真的太常破了,如果沒有帶就會立刻去買一支 ,不然我會很沒安全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