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霽專欄 ] 跑進古老秘境,親臨吳哥窟文化遺跡 – SUPERACE 柬埔寨站

12-18 慶功宴用圖-187

自從 2015 年底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極地馬拉松的目標之後,在工作之餘就一直獨自進行著體能上的鍛鍊,身體的維持,除了基本每個星期的里程數需要靠著時間的累積之外,肌力與肌耐力的加強還是必須到健身房進化。於此同時『質物霽畫』在 2016 後半年也開始進入到轉型的階段,原先工作室的狀態經過整合,開始調整到正式公司的規模,大小行政作業、公司內部制度的建立、設計案件收尾、提案與製作、未來計劃相關資訊的搜集和彙整等,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時常在一天結束之後才要開始進行訓練,早已疲憊不堪。在這次出發前除了內心對於自己身體的狀態與本次賽道不確定的擔憂,同事、朋友也再三提醒,千萬不要勉強而造成不必要的遺憾 …… 把這些祝福帶上,然後啟程。

IMG_3026

雖然已經有了兩次 SUPERACE 主辦的極地馬拉松經驗,第一次在 2016 年一月底的時候,剛好遇到霸王級寒流的南部台灣站,以及九月沙漠場域的炎熱內蒙站。但對於這次完全不同的氣候條件與路況,內心還是充滿了忐忑,一直到開跑前,都還在和台灣辦公室的同仁們保持工作上的暢通,也一直到整理行李以及候機的時刻,才打開這次大會發放的比賽手冊進行較為詳細的閱讀。比賽規則和以往熟悉的經驗一樣,為 111 公里的三日積分挑戰賽,未曾踏入柬埔寨 暹粒市 這塊古老秘境以及親臨吳哥窟文化遺跡,對於奔馳在神秘景觀和熱帶叢林地形有了許許多多的想像,雖然登機前的狀態極度需要充分的補眠,但意識到又是另外一次的環境閱讀之旅,精神重新活絡起來,開始大力地呼吸著這份陌生的養分。

IMG_5510

12 月 14 日晚上抵達暹粒-吳哥國際機場,還來不及感受這座擁有 2000 年以上歷史的古老王國的文化衝擊,就面臨海關長久以來的索費習慣,要求兩美金的入關費用,記得大會在活動簡章中,已經明確表達關於這件早已被國家禁止的動作需要採取拒絕的說詞,但人生地不熟以及海關過於世故的神色,還是讓我就範,雖然只是約合台幣幾十塊錢的事情,但依然瀰漫著一絲悔意前去與團員們會合,才聽到同行高達十美金的相同經驗。每到一個新的地方,總是能透過各種大小相異的事件,累積對於一塊土地的認知和情感,濃郁的熱帶季風混雜食物辛辣調味、濕黏的塵土氣息、不知從哪一個端點判別的語言口吻,開啟一段毫無準備的旅程。

IMG_2909

IMG_5179

本來預計 12 月 16 到 18 日的賽事結束之後,保留一天遊歷被列為國家文化遺產的吳哥古蹟,但因為之後另有行程安排,導致 19 日當天早上就必須返回台灣,所以必須利用 15 日僅有的半個白天進行文化遺產的體驗,也親臨仰慕已久的建築風景。

IMG_5306

一天的在地洗禮和例行的裝備驗收與行前說明,剩餘晚上的時間把所有接下來兩天半需要的飲用水、口糧和補給品、裝備、衣物整裝,迎接這次此行的目的,也就是期待已久可以在充滿神秘色彩的國度中奔跑的極地馬拉松賽事。不同於前幾次經驗,除了完賽的目標之外,關於從事這種長途遠征的運動項目有另外一層創作性的目的,也是 2016 年這段時間沈澱後與公司同仁們討論出的核心內涵:『透過雙腳的步伐、經過控制下的呼吸節奏、身體疲乏後注意力轉移的深沈知覺、訊息接收與記憶的轉換,讓環境的觀察能夠使用更為深入的實踐方式,把生活中那些與自然界分離的認知,調和到足以共存的價值以及對於自我控制的道德意識。』理解一直以來企圖藉由作品的議題傳達的意向,使得在封閉的島嶼或立即性的網路資訊中造成的表象和快速流竄的片段,能踏實地使用自己熟悉的方式把環境閱讀用實踐的過程記錄起來,讓自己成為環境的搜集者,在相異緯度、地形、氣候條件中,帶回到台灣的研究室進行各種可能性的組合與串連。

S__4309071

S__4309072

S__4309081

S__4309073

第一天起跑地點在一片泥濘中開始,上午 點的天氣陰涼並且飄起細微的毛雨,所有參賽者洋溢著緊張以及期待的神情,稍微轉移了我還在公事上的心思。每一次的參與彷彿像是和老朋友們的重逢,除了職場上的本份,每個人似乎用盡全力透過各種可以證明生命的方式在每一階踏的行徑下實踐著,脫離舒適圈,獨自在艱困的環境中,背著將近 公斤的行囊,在抵達終點線的那一刻,迎接自己煥然一新的改變。

柬埔寨的賽道較為平緩,比較困難之處在於潮濕泥濘的土壤鋪面,容易造成腳部的悶熱和不適,到 11 月的雨季剛過,可以想像身旁各種形式的民居將主要生活空間移置到二樓的原因,同時因為淨污水系統沒有在這個地方落實現代化的設備,因此衛生條件的不足導致生活起居充滿許多的不便利。反倒讓我想起學齡前對於成長環境的模糊記憶,牛車、白鵝、自家前院即是菜圃的田園風光,沿途默默觀察著這些從未接觸過的景致,好像身體的疲憊已經不再困擾著大腦的意識,第一天 42 公里就這樣結束。回到營地大約是下午 13:30 左右的時間,多半選手還在奮戰中,更換滿身汗水的衣褲和裝備,簡單用過營養補給,未等待其他選手的歸返,擅自睡下。

隔天一早開始出現晴朗的陽光,呼吸間多了份濕黏,經過荒涼的草原、樹叢包覆需調整身體高度的小徑、軟泥沙石與緩緩細流,似乎只要控制好持續性的節奏,不讓身體與步伐停滯下來,好像就可以一直這樣不被打擾地跑著,也是到了第二天的賽程,我才逐漸把腦中長時間累積的混亂雜念逐一清理乾淨,享受這趟旅程所給予的驚喜和能量,柔和溫暖的陽光補充持續前進的動力,有好多時候,也是為什麼跑步一直以來能夠填補生活中的平衡,只有在跑著的當下,可以這樣不顧一切、感受勇敢和更為真實的自覺。想起林懷民曾經在薪傳的舞台上講過的幾個字:『不要忘了最初的感動』。當因為利益的交疊,這個時代講求的是形象的包裝和訊息快速的瀏覽,層層覆蓋的說話方式影響著譁眾取寵的媚俗立場,如同神隱少女中被剝奪了名字的人類,找不回返家的道路,只能在壓縮的工作和消費裡,尋求短暫的喘息機會……

30 公里後緊接著是一座山壁的阻擋,所有人必須完成將近 2  公里的攀爬,才能置頂接著高原的平地路線以及逐漸下降剩餘 20 公里的緩坡,半走半停歇的狀態,每踏出一步就大口喘一口氣,叢林秘境沿途一邊尋找大會記錄的路線旗幟,雙腳微微顫抖,喝水、發呆、前後張望沒有任何選手的樹林,開始這些無意義的動作,直到這段山徑的結束,才又開始跑動,返回第二天大會紮營的地方。

IMG_5566

IMG_5533

S__4309079

進到第二天的終點線,很意外地發現自己的成績佔了總排名的第二順位,加上第一天時間的總和,目前暫居第三,對於志在參與的心態以及不嚴格的訓練和飲食習慣,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身體也沒出現任何狀況,如果照這個結果,隔天 20 公里的賽程只要照著平常的速度,似乎可以為 2016 年做個美好的總結。

IMG_5516

終於在第三天抵達終點的那一刻,以 小時 50 分的成績完成了最後 20 公里,平順地完賽,內心卻充滿著激動和滿足,也只有自己踏實走過的路,才能體會到這一路的風景以及那些掙扎、痛苦、期待與靈魂的轉化。從小就開始學會呼吸著城市的驕縱,內心深處渴望的卻一直都是親自參與對環境的託付,相較於理論家的邏輯正確,我對 2017 年之後的期許是更為腳踏實地地品嘗每一處走過的痕跡,沒有絲毫取巧,用盡所有的力氣保護這個世界上還存有的美好價值。

12-18 慶功宴用圖-58

IMG_5579(1)

照片由 李霽、SUPERACE 義傑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

李霽專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您可能也會喜歡: